4小时狂想:罗素悠闲颂香港版余振纬


发布于: 2020-06-05

1935年,罗素(Bertrand Russell 1872-1970)的《悠闲颂》(In Praise of Idleness)面世,裏面主张人类每天只应工作4小时,剩下大量的闲暇来干自己喜爱的事。这个当时被认为是废话的「4仔主义」,今时今日仍然是妄想痴心。

4小时工作和亚洲国际都会的大钟齿轮磨而不合,因为她同时要追贴许许多多别人的钟,使自己的钟永远都陷于调较状态。无论是低、中、高干,大班、细班甚至是未够班,是左议右议或者是顺风议;不论是务实务虚,「政经」与「不政经」的会议,用今日流行「倾清楚责任先做」的逻辑来推断,每日4小时是不足以让每位与会人仕「倾」尽所有的。另一方面,对普罗打工仔和贫苦大众来讲,4除了「死死声」不好意头之外,最重要是4个少少工时就能够养活自己甚至一家四口,绝对是匪夷所思。

罗素这条4的代数怎样计得通无人知晓,但他拥抱全人类同工同酬的浪漫情怀就不用多问。活在从来只有权贵鞭策蚁民劳动的单向时代,罗素是万万想不到,现在竟然进化成蚁民每日自动献身上演残酷一叮式的自作孽,而且会自我感觉良好的。争櫈仔游戏之所以流行于现代社会,全靠「家教」、「校规」和「传说」的通力合作,催眠「没有背景」的一代代人,以竞争为手段,出人头地为理想,由细到大不断学爬,信奉阶梯的尽头就是六星级皇朝会所的入口。但假如去做一个普查,问问香港人,会否想要一个全民同酬工作4小时,其余时间只要奉公守法,就可以各自各精彩的新生活世界,结果可能会不一样。

床头的电子钟显示着0559四个数字,我伸手轻按了响闹掣一下,免得把邻居都弄醒。天只有丝丝的蓝光,我伸一伸手脚,除了仍有隐隐的肌肉酸软感之外,其余的都是舒爽和畅快。自从特首顿悟并宣布要推行「息劳运动:全港工作4小时」以来,我几乎每晚都和朋友到大学学跳舞,华尔芝、探戈、Cha Cha…有时一跳就是4句钟,运动量大增。

我倒了一杯暖水,挤进半个柠檬汁,随随便便地喝完。做过一点点伸展运动和梳洗,门外噗的一声,我知道一定是林仔了。我开门见他正在整理着放了红白蓝大胶袋的行李车,和他打了个招呼,他枱一枱头,笑得见牙不见眼,还走近我面前问:「係咪好白呀?」他指他那副牙。我点头同意,他再得戚地说:「我睇书学,两个礼拜就漂白晒,听日星期四去法团1俱乐部,我开班。」我笑着答好,他就转身拖着车并一边吹着口哨朝防烟门走去,我这时才发现他黄色T-shirt背后写着黑色的毛笔字:有林仔,就有报纸睇!

近来每个人都好像变得很有生气,生活就是经常都有过瘾的人和事发生。人人都喜欢交朋结友,开班、搞活动又有Blog,好不热闹。人多了接触反而少了磨擦。

我跟着cookbook做成了法式Quiche和Rosemary Tea,很满足地吃完这份早餐,望一望钟经已是0930了。我兴致勃勃地去街角那间叫伊甸园的书店咖啡室逛逛,顺便将几本近来读完的小说放到裏面的Barter Corner,去换一些意大利的cookbook回家,再大显身手。说起这个店主也真令人羡慕,她叫Carmen,毕业于香港大学医学院,干了几年公立医院急症和内科,因为病人太多,经常感到吃力不讨好,于是就转行。教过钢琴又写东西,时常梦想开一间特色的咖啡室或者书店,不过以当时的舖租来说,开成的机会很微。直到那个运动宣布开始,很多人都放弃了买楼换楼,钱就用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和做喜欢的事情。楼价一天一天的跌,于是Carmen就承租了这个舖位,将两个梦想变成一个事实。记得第一次和她谈起来,她说现在所有人都赚同样的时薪,再没有为钱干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这回事了,仍然留在医院的旧同事都笑她是否和特首很熟,知道了内幕就离开,还嚷着要来咖啡店帮手做义工。我放低了带来的几部小书,发觉书架上有一大叠很簇新的Wallpaper2和过百本设计专论,「全部都是一位陈先生昨天捐出来的。」Carmen说着走过来,递给我一张精美的传单,上面印着「回归生活:设计伊甸园」。「陈先生是教设计的大学教授,他住在附近,想在社区发起一些反朴归真的设计教育,于是走来和我商量借地方。我说反朴归真真好,就一口答应无限量供应咖啡!」Carmen天真的笑着说。

的确,整个城市在那个运动开展以来,一切都变得从容,压逼少了民间自发的活力一日日壮大。就拿大学来说,很多都变得开放灵活,掉弃了一切争国际排名的包袱,当然吓跑了不少大名鼎鼎的高薪教授和校长啦,但留下来的都是真正热心追求学问和教学的人。现在教授喜欢教什麽就教什麽,好像我经常去的舞蹈班就分别有物理、工程和传播的教授来当导师。现在这位陈教授还搞起「外展」来,真的有点古希腊哲人在坊间思辩讲学的味道。「对啊!你也是搞设计的,如果想的话,大可以介绍你和他好好认识。」Carmen说时眼睛发亮。我想也没想就答:「那就拜託啦!」陈教授的书和杂誌我看得津津有味,一边幻想着那个「设计伊甸园」的种种美好。忽然嗅到强烈醉人的咖啡焦香,我自动自觉放低书本走到counter前面。Carmen兴奋地介绍她的咖啡豆最新「炒作」,滔滔不绝地说给我知那些複杂的步骤和技术问题。我坐到高櫈上说:「那就给我来杯Grande Size的———『甘生甘世』吧!」她听罢哈哈大笑,转身就去磨豆。「不如叫『甘地』啦,带点革命味道。」她端给我那杯「杰」作时半开玩笑地说,然后又问:「有没有时间?试一下我今早做的蟹肉牛油果沙律。」我望一望墙上那个Retro风格的钟:1200,今天当中班3,还有不少时间,就爽快地答应。她一边做沙律一边和我闲谈,期间提到一齣正在上映的热门电影。Carmen煞有介事地说她一天裏面看了三次,如果不是因为双眼太乾太涩,还会再看多一次。事关每看完一次就解决了上一次产生出来的焦虑,但又同时牵动更多情绪。我故意说:「真长『戏』!」然后吃了一口沙律。她正色地回应:「是『戏如人生』才对!你快去看啊!我敢打赌你也有同感。」我说:「考虑考虑。」其实我也是戏痴一名,曾经有过一段扫戏院的日子,由晨早场到深夜场一直看,港产接荷李活,大陆接欧洲;当时就是铜锣湾、湾仔、旺角扑上扑落,出入的事情都在戏院裏面办妥。后来突如其来一种「戏扫已尽」的感概涌上心头,之后就收手了,从此见到戏院就想掉头走!

1315,我从九龙公园的地铁出口步出,同事Amy正摇摇摆摆地走近。「往检查?」我问她。「上婴儿按摩班呀!」她带点雀跃地道。「这麽早?才5个月。」我说。「不早啦!班裏面有些才三个多月。始终是第一胎,很多东西也不晓,我要急起直追,免得将来第二个出世时要『再培训』呀!」她爽朗地笑道。我和Amy分道扬镳之后,忽然有所发现:香港政府之前苦口婆心威逼利诱都无法提高生育率,看来今回是做对了,无心插柳反而有了转机,近日身边的喜讯真是一浪接一浪,看结婚十年的Amy现在的鸿图大计就知道。1328,叮的一声我步出了电梯,和接待处的Rebecca打了个招呼。公司最近从18楼的全层搬到下来这个小单位,通告说是配合特首的「息劳运动」,同事私底下就笑说是「收到Signal,要归主。」国际大客户通通都走掉,现在只做本地公营机搆和非牟利团体的小型projects。我们这班留下来的designers倒没有所谓,因为以前为着讨好外国客户,时常硬将中国元素国际化,次次做presentation都说East Meets West就多数会sell;反正我们都不想再做这些自欺欺人的事了,现在反而同声同气,还偶有佳作。

1715,朋友Peter打电话来问是否照旧在火车站附近的大排档吃晚饭,然后到大学跳舞?我说今天有点累想暂停一晚,着他们自己去。其实,我想一个人去看那齣电影。

我和几个同事在海港城逛过书店又吃过了晚饭后,就独自走到尖沙咀码头等渡海小轮,刻意到中环的皇后戏院怀旧一下。码头裏面有一排扫了绿色的铁窗长年打开,望出去是中上环一带的都会夜景。1945,以前每晚这个时候,不少人都等着看维港激光滙演,又红又绿的光射来射去,老实说我不太欣赏。现在设备都拆了,因为所有技术人员都辞工跑去做其他事,政府又见自由行逐渐少,就索性叫停,还中银、滙丰和大会堂等十几座大厦的清白,不用再穿红带绿了。我看着这个城市的一个本来面目,原来,真的很美!

2030,我到了这间硕果仅存的老戏院。买票的大堂设于商场的二楼,仍旧是六十年代的装修,不过天花就卦满了雷射打印的旗仔,上面宣传着:「蒙杜比公司赞助,本院己装置最新环迴立体音响系统。」听闻到这裏看科幻电影是很Hip的事,我望望购票处那张被红笔划得花花的座位表,就知道果然不虚。我走到楼下买了些咖喱鱼蛋和烧鱿鱼乾,準时于2100入场。

电影对白不多,但影象很慑人。故事经常穿梭于现实和电脑虚拟的比真实更真实的世界之间,所出现的数字符码有时颇令我费解。我努力紧盯每个画面和情节,鱼蛋和鱿鱼都凉了。男主角因为连番激战,筋疲力竭地伏在电脑前面睡着了,镜头逐渐推近漆黑的电脑显示器,左上角萤光绿的cursor突然移动,不停打出数字符码:1935 0559 0930 1200…如是者十分钟,我看得一头雾水;但数字就是愈来愈多,愈出愈密:131513281715194520302100…挤尽了每个pixel,并不停在跳转,像有一万个角子老虎机一齐在起哄!音乐愈来愈紧张,还夹杂有愈来愈大的电话凶铃、狂奔的鞋踭强硬的踫击、男女的怒吼惊呼、轰隆轰隆的心跳脉搏、狂牛的蛮呼和垂死绵羊的冰冷倒抽…突然是一片刺眼的发白,有人狂摇我的膊头,大叫:「走啦!快D走啦!!」我搅不懂他的意思,只发现鱼蛋和鱿鱼都倒在裤子上,我连忙伸手去找厕纸,怎知抓着的都是红蓝黄的单据,我骂了一声呸!抬头才发现很多人都已经离开,剩下的全部都是披头散髮的男男女女,或呆坐或索性摊在地上。我很迷失又很震惊,完全不能理解这一切!直到我的眼停到面前的大利事机,看着全个股市以每秒20个价位的极速一直往下泻,我的心才知道现在过着的是什麽的一种活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图文资讯

《食记》『一膳食堂 Ichizen』

《食记》『一膳食堂 Ichizen』

店面门口今年才开幕的微风信义,4楼的名厨坊可说是引进了许多号称全台第一间分店的餐厅,今天我们来吃的一膳食堂,虽然在台中已有分店,不过在北部也算是第一间,尤其是它

《食记》『一风堂 EXPRESS』

《食记》『一风堂 EXPRESS』

信义商圈百货美食全导览:7 间百货 220 家餐厅、菜单餐点全攻略 早在一兰拉麵与凪拉麵还没进驻台湾时,一风堂就已经默默来台湾开了好几年,想当年赛肥最常吃的日式

《食记》『一风堂』

《食记》『一风堂』

又到了赛肥与腻腻的食记分享时间,昨天发表了一篇 Android 教学文,想必有很多客倌们都以为自己进错了棚,但是请各位不用担心,身为一个好吃懒做的门外汉工程师,

随机推荐